_他姐_

只画自家崽崽

最近搬砖太忙了
难得休假
更新一波进度

俊俊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个半小时小练习
【也是一个小预告】

还没画完就不带tag了

Silly 03

诺俊

懒癌先锋前来更新_(:ᗤ」ㄥ)_






03

期中考顺利的结束了
 
 
李帝努逆行人流取他的自行车,掉头走到对面教学楼等黄仁俊放学,刚把住车头就看见黄仁俊小小的雀跃地跑出教室门的身影,然后像一阵风般消失在美术教室门口。
“帝努,等仁俊啊”
“啊,恩……不过看他好想去美术教室了,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吗?”
“哦,仁俊本来就很常去美术教室练习的,不过最近好像天天往那儿跑了,你不知道吗”
……
不好意思地跟人道了谢,看来自己确实平时不够关心人家啊
 
 
 
 

 
李帝努摸不透黄仁俊的性子

两人虽说是口头上的兄弟,住在同一屋檐下,但与李帝努温和阳光,大方积极的性格相比,黄仁俊的存在感便显得黯淡失色,很多时候李帝努也很好奇,还会主动的跟他打招呼,热情的讲着自己班上的有趣的事情,或者借着日常家务事上不明白的事情特意问他趁机搭话。但黄仁俊总能跟他紧张的打招呼,低着头听他说完故事后轻轻地勾勾嘴角然后默默地点点头,或者直接帮他做好了家务在他说谢谢的时候低着头轻轻地回一句不客气……
 
啊 这真是让人会觉得不耐烦
 
可李帝努从来不觉得恼火,有时候回想起的时候甚至还会轻轻一笑。
大多时候他都不由地享受着这种氛围,他其实是个话很少的人,黄仁俊的性格竟然让他觉得十分放松,什么话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为他做,但他不会有疑问,不会要求,不会有任何不必要的情绪。
可是再令人舒适的气场抵不住李帝努对黄仁俊的好奇心。
 
 
李帝努不小心踩空一格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美术教室这一层楼常年失修,所有的硬件设施都十分老旧,当李帝努不小心踩上教室门口的木地板时,“嘎吱”的不和谐音使他顿在门口向里张望着
 
“同学请问你找人吗?”
李帝努一回头,眼前的男人高大英俊,侧分的卷翘发尾闪着棕色的柔光,稀疏的络腮胡徐像极了英国贵族,修身得体的白色衬衫的袖子随意地挽起停在手肘处,小麦色的肌肤配上健硕的肌肉散发着成熟男性的荷尔蒙,休闲的暗纹格子西装裤无不彰显出这位中年男人的品味,更不要说脚下的那一双church`s,和缓缓散发出的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水味……
“恩……我找黄仁俊”
李帝努有些局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差不多的身高,却在气质上生生分离出一条结界。
“哦,你是仁俊的同学吧”
 
男人边说边缓缓地踱进去
“你先进来吧,随便坐,进来等他吧”
男人向李帝努亲切地笑了笑,招呼李帝努进了画室。
 
 
黄仁俊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画板遮住了他的大部分身体,只露出了他清秀的眉眼,李帝努随便坐在一个地方刚好正对着他。
这是李帝努第一次见到黄仁俊抬起头的样子,眉宇间微微皱起,使他从未见到过的认真,却因灵动的眼睛生出几分可爱。
李帝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对着黄仁俊痴痴地笑着。
 
 
“啊!”
一声惊呼将他拉回。
他与黄仁俊都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黄仁俊因为男人的突然靠近吓得摔了手里的调色盘。
“崔…崔老师好”
他情急地低下了头,局促不安又小心翼翼。
“仁俊啊,你别紧张,这次的比赛对你来说是第一次,所以你更可以尽情去发挥,只要你按照你平时教你的去画就可以了,不必有什么压力。”崔建宇看了看黄仁俊的进度拍了拍他的肩,叮嘱了几句就告诉他可以回家了。
“谢谢您,崔老师…我会努力的”黄仁俊低着头耳尖脸颊微粉,眼角嘴角是止不住的开心,指尖欢快地扭转着衣角,他觉得心里有个小人正在翩翩起舞。
“对了,你的同学在等你一起回家,赶紧走吧,别让人家多等,回去晚了人家家长也会担心的。”
“没关系,我跟仁俊是兄弟,偶尔晚点也没关系的家里人都习惯了”
“抱歉帝努,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
李帝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傻傻地笑了笑。跟着黄仁俊一起对崔健宇鞠了一躬道了谢,就跟在黄仁俊的身后两人一起走出了画室。
 

火烧云烧进了画室,崔健宇的脸刚好淹没在阴暗里看不清情绪。
“黄…李…呵”
他呢喃着,眼神突然浑浊不清,缓缓扭头看向了黄仁俊参赛的画上。他的眼神映着火烧云同画一起炙热地燃烧着,空气中萦绕着燃烧时的温度,他目光灼灼,突然向后一仰,深深地呼吸着,随后一震,慢慢颤抖着蜷缩起躯体,隐隐地渗出些笑声然然后逐步扩大扩大,充斥整个画室,他捡起黄仁俊的掉落的调色盘,轻轻抚摸,搅和上面的颜料,眯着眼仿佛沉浸在这份触感里。
沉浸。
沉浸。
沉浸…
 
 
“啪!”
化作两半。
 
 
 







“给我吧”
黄仁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帝努拿走了书包,然后他掰过自行车,一脚跨了上去
“…谢谢你啊”
黄仁俊微微低下了头,不知是因为夕阳反射的还是因为害羞,从脸颊到耳尖微微泛着红。
“不用那么不好意思的,我等你一起回家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李帝努拍了拍新装的后座
“上来吧,我们一起回家”
然后抬起头又是一双笑眼。

于是黄仁俊的头更低了…

看着人慢慢吞吞坐上了后座,低着头手足无措的样子,李帝努尴尬地捏了捏耳垂,想着自己突如其来的亲密可能唐突了些,扭过头磕磕巴巴地解释想缓解下这莫名其妙的气氛。

“恩……我只是觉得我们好歹是一家人,我接你一起回家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嘛…”
“谢谢你”
黄仁俊一脸真挚,突然抬起头。

然后熠熠生辉的星光盛满了月牙,灿烂的星光下一片波光淋漓,羽翼轻扇带出些许的刺痒,白皙无暇此时被撒上零星碎片,每一片都微微闪烁着光芒。
璀璨而柔和。

在两人相对,鼻尖与鼻尖不足10的距离

李帝努在眼前找到了最让他动容让他心动的想哭的世间美好。




恍惚之中的李帝努心猿意马的转回身,假模假样地清了清嗓子
“咳恩…你抓紧点,我会尽量骑慢点。”
“恩”
黄仁俊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环住他的腰,指尖想抓又不敢抓地微微夹住李帝努腰际鼓起的校服衬衫。
车轮缓缓转动起来,偶尔的颠簸还是让黄仁俊若有若无的触碰到衬衫下李帝努的皮肤,温度隔着层布渗入黄仁俊的手,耳边是初夏带着潮湿的微风,眼前是李帝努碎发扬起的后脑勺和被风鼓起的白色衬衫,迎面扑来的不止是火烧云浓烈的朱红色还有从鼻尖环绕至全身的属于李帝努身上的薄荷沐浴露的味道……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快活过。




他也对我真好。



黄仁俊愉悦地闭上眼,在心里沉沉的感谢着这一刻李帝努带给他的美妙。
 
 







终于让他俩正儿八经说上话了_(:ᗤ」ㄥ)_

老阿姨照骗(慎)

想吃火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火要粗来了!!
_(:ᗤ」ㄥ)_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谢谢你们提出的问题!!我觉得真的很棒!因为一旦沉迷于一件事可能就会容易看不到问题所在  跟心态 眼界 态度都有关    真心感谢提出问题还有建议的亲故!你们真的都太珍贵了!❤ 
所以最近不会再发画了  等我再修炼修炼  画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的时候在分享给大家~!  

近期就以更文为主啦

喜欢画的亲故们请等我一段时间~❤

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受人欢迎真的是件超级开心的事~

两周年快乐💚
Yo DREAM!超绝!拼了!加油!
孩子们哪  两年了  以后也要好好一起开开心心地长大💚 💚 💚 💚 💚 💚 💚